首页 | 鼎立简介 | 律师简介 | 论文集锦 | 经典案例 | 鼎立简报 | 鼎立案件动态 | 法律法规 | 党建工作 | 论坛集锦 | 鼎立家园 | 荣誉窗 |
     律师手记 | 专题报道 | 律协通知 | 咨询版 | 值班律师 | 律师邮箱 | 鼎立荣誉 | 下载 | 招聘 |
 
 
 
 
当前所在位置:为孙伟铭案辩护背后的故事

《华西都市报》2009年9月6日
孙伟铭案辩护律师:发现新证据未被采纳挺遗憾
华西都市报记者昨日独家专访孙伟铭案二审辩护律师施杰,了解此案二审的庭前幕后

施杰律师

    昨天之前,施杰在成都律师界早已赫赫有名;而经过孙伟铭案二审辩护一役,施杰的名字更是广为人知。从孙伟铭案一审判决之后到二审开庭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从陈红到施杰,作为孙伟铭的辩护律师,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从为孙伟铭辩护到希望实现立法的变革,施杰又是抱着怎样的一种想法站上二审辩护席的?昨日记者独家对话律师施杰,了解到此案二审的庭前幕后。
    不接受采访是怕被误会靠孙案炒作
    施杰,小平头,穿着橘黄色T恤的他看起来十分精神。从出庭辩护孙伟铭案开始,施杰便关掉了手机,过了两天“世外桃源”的生活。本报记者通过各种途径把在龙泉休假的施杰“逮住”。
    施杰说,孙伟铭案一审开庭后,两名女辩护律师给他汇报庭审时差点被围攻,这时候施杰才知道孙伟铭案被他手下的律师接了下来。因为律师事务所的一般案件都由所业务管理委员会审查后受案,一般案件不必惊动主任。
    “我当时更关心律师的安全问题,但一审结果让我很吃惊,作为事务所主任,我必须关注法院对孙伟铭的判决是否罪罚相当。作为法律人,这种见证我国司法进程的案件,更是责无旁贷。”从这时候起,孙伟铭案便纳入了施杰的工作日程。施杰为此专门成立了律师团,抽调了事务所内的精兵强将为孙伟铭案出谋划策,从引导孙林如何正确面对一审的判决结果,到代理孙家人向受害人家属进行民事赔偿,施杰大都会过问进展。“孙伟铭案在我办理的案件中不算最困难的,只是这起案件受关注程度太高。我这两天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外界觉得我在靠孙伟铭炒作。”
    发现新证据未被法庭采纳挺遗憾
    前日的庭审上,施杰请法庭出示了一份卷宗里的天网视频资料,施杰说一审开庭时公诉方只使用了成都烟厂的录像,陈红律师在为二审做开庭准备时发现了一个重要事实,在该资料中还有几段视频没有作为证据向一审法庭出示,在卓锦城路口的天网视频显示,别克车突然越过双实线前两三秒中内,有跟旁边的白色轿车擦挂的迹象。“如果能够证明别克车跟白色轿车有过擦挂,那也就能够证明孙伟铭的车辆失控,操作失误而造成,也就能够反映孙伟铭是过失而不是故意。”这个发现让施杰和他的律师团队相当兴奋,他说案件能否出现转机,这个证据更能够反映孙伟铭的主观心态,因此施杰决定将“赌注”押于此。由于事发时截取下来的监控录像无法放大,为了更加谨慎。
    地证实两车是否有擦挂,施杰与同事花了大量的时间走访数个电脑专家,得到了专家意见,其中一位专家给出了书面分析意见。律师结合了视频、专家意见制作了全景图,以还原事发现场。在庭审中,合议庭认为白色轿车跟别克车是否擦挂,跟孙伟铭跨越双实线撞上奔奔车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不予采纳专家意见。施杰说:“我作为辩护律师,我的职责是为了还原事实真相,同时对证据提出合理的质疑,这份证据没得被法庭采纳,我表示遗憾。”
    此前备受媒体关注的“谅解书”成为庭审上被合议庭采纳的唯一证据,施杰说,律师引导孙伟铭家人积极赔偿受害人损失,希望通过积极赔偿的方式能够平息受害人家属的情绪,化解社会矛盾。
    对话施杰
    积极赔偿绝不是“花钱买命”
    施杰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作为孙伟铭的辩护人,我们不仅仅在维护被告人的权益,其实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在维护整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现行法律对喜欢喝酒,经常应酬,又必须亲自开车的人的威慑力不够,应通过立法加大处罚力度,以达到减少犯罪的目的。”
    【关于立法滞后】不应为警醒社会而让罪名扩大化
    记者:你在庭审上说:“立法的滞后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为什么要一个努力上进的年轻人以生命来买单?”你所认为立法的滞后体现在哪些方面?
    施杰:酒后驾车是一个社会问题。孙伟铭案中,孙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的确非常严重,即使依据现有法律的规定以交通肇事罪处以法定最高刑也处罚太轻。但这些问题的解决,只能依靠刑法不断的修正来实现。然而我们的立法却并没有紧跟时代文明发展的脚步,对酒后驾驶这样频繁发生的行为在行为实施时就处以刑罚,严重的甚至剥夺行为人的生命。在新的法律没有出台之前,不应该因为警醒社会而让罪名扩大化。
    【关于积极赔偿】多种因素促使孙林做出超能力赔偿
    记者:有人认为,孙伟铭被判死刑之后,孙林的态度才开始积极?
    施杰:这是受害人家属的误解。一审宣判前,孙林也在想办法变卖孙伟铭的房产以赔偿受害人,但因为手续问题以及能力有限,导致他凑不到钱不敢面对受害人家属。一审“死刑”的结果促使其亲朋好友解囊相助,再加上社会基于对孙林的同情捐钱,综合多方面因素以至于孙林在一审判决后做出超出能力的赔偿。
    【关于二审改判】积极赔偿绝不是“花钱买命”
    记者:如果孙伟铭案二审改判,你觉得这是否印证了“花钱买命”这个观点?“谅解书”跟孙伟铭二审可能被改判是不是“交易”?
    施杰:绝对不是“花钱买命”,积极赔偿,化解矛盾是法院在量刑时酌定考虑的情节,法官会综合全案判断,考虑量刑。“谅解书”跟“交易”不能必然划等号。记者李寰摄影杨涛

    受害者家属:感情上难以接受免死建议
    二审庭审结束前,审判长宣布采纳“谅解书”,在量刑中予以考虑。这是张志宇和金宇航可以预料到的。然而,从接受赔偿至今,两名年轻人一直坚称,不会原谅孙伟铭,希望二审维持原判。昨日,金宇航一提起检方“建议不宜判孙伟铭死刑立即执行”的这句话,依然仍不住喘气,声音颤抖。
    为什么要签谅解书?
    在100万元的赔偿中,张志宇和金宇航两家各得36万,伤者代玉秀的家属得到28万。“父母的两条人命,最终赔36万元,这在许多人眼里并不多,既然不希望改判,为何要因此接受孙家的条件呢?”昨日,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金宇航叹了口气说:“我从来没认为这笔钱是赔偿款,充其量就是个抚慰金。”他坦承,接受这36万,是与亲人们商量的结果。“金宇航说,孙伟铭一审被判死刑后,上诉是必然的。即使没有这份谅解书,二审改判的可能性依然很大。“金宇航告诉记者,基于种种考虑,他才同意接受这笔钱,出具谅解书。
    而对于张志宇来说,这笔赔偿款可以解一些燃眉之急。去年他刚刚买了房,新房位于成都东郊,约80平方米,客厅里温馨的米黄色墙壁上挂着张志宇上大学时一家三口甜蜜的合影。他叹了口气,“搬进来才3个月,他们就走了。”
    不接受检方改判建议
    四川省检察院检察官当庭提出对孙伟铭不宜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一意见让孙家人深深舒了一口气,也让受害者家属陷入了愤怒。金宇航的姑妈在法庭门外高喊不公,金宇航说,会好好开导姑妈,让她平息愤怒。但对于检方的说法,他表示不可理解。“我一直认为检方应该是为我们受害者说话的。就算法院要改判,我也不希望检方在庭审中就说出建议改判的话。这让我很震惊。”金宇航说。他表示,如果法院改判为死缓,那他也不想再折腾下去了,准备接受。但如果量刑低于死缓,他无论如何都会去申诉。

  


版权所有: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 本站管理
蜀ICP备05001614号
电话:(028)86510148/(028)86758708  传真:(028)86510148
E-MAIL:dinglilawfirm@yeah.net dinglilawfir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