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鼎立简介 | 律师简介 | 论文集锦 | 经典案例 | 鼎立简报 | 鼎立案件动态 | 法律法规 | 党建工作 | 论坛集锦 | 鼎立家园 | 荣誉窗 |
     律师手记 | 专题报道 | 律协通知 | 咨询版 | 值班律师 | 律师邮箱 | 鼎立荣誉 | 下载 | 招聘 |
 
 
 
 
当前所在位置:为孙伟铭案辩护背后的故事

我被感动着
      
施俊英 律师

    震惊全国的孙伟铭案:受害方四死一伤;肇事方孙伟铭一审被判死刑,这是一个令人悲怆的案件。但在这样一个案件的办理过程中,作为肇事者孙伟铭的律师,我曾数次被感动!
    我为孙林博大的父爱而感动
    孙林是一个铁路工人,长年工作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十分的谨小慎微,十分的木纳憨厚。靠着每月微薄的工资,他和老婆李大琼养活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在他的世界里,除了工作,老婆、儿女是他的全部。在物欲横流的当今世界,孙林清心寡欲,不吸烟,不喝酒,不玩牌,不赌博,怡然自得地过着清贫而平静的生活。但孙林这辈子的平静生活被孙伟铭别克车的撞击声永远地定格在了2008年12月14日。当晚12时左右,孙林接到成都市交警三分局警官的电话通知:“孙师傅,您到成都来处理一下,您儿子出车祸了”。孙林当时认为是儿子将别人撞伤了,于是带上自认为是一笔不小数目的5000元钱,准备到成都帮助儿子处理事故。由于舍不得大巴车昂贵的车费,孙林选择了坐火车到成都。当第二天晚11点过到成都后,从报纸上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闯下如此弥天大祸,孙林知道,这一下完了,这件事太大了,这不是自己能帮助解决的问题了!由于惶恐,孙林梦游一般在成都火车北站徘徊,不敢跨进交警局的大门去面对受害人家属,不敢设想儿子即将受到的严厉处罚。一直捱到12月16日中午11时许,他的脚步不得不迈向成都市交警三分局事故处理现场,不得直面受害人家属的时候,从未设想过今生会有如此遭遇发生的他,怀着对受害人的愧疚,怀着对结局的恐惧,面对受害人家属挥动的拳头,情不自禁地“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我对不起你们,我儿子对不起你们, “你打我,只要能解你的心头恨,我愿意让你好好打一顿都可以,我没有半点怨言。” 惶恐与愧疚交加的孙林希望用这种方式替儿子赎上几分罪!一审中,他明白,不论从道义上还是从法律上,无论从儿子有利还是对受害人有利,都应当尽力赔偿受害人。为此,他竭尽全力举债104000元,先行支付受害人;并几度出售孙伟铭的唯一财产:位于成都城南的一套净值35万余元的按揭房。但由于孙伟铭已被刑事羁押,不能亲自到成都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过户手续,承办律师几度向办案部门要求为孙伟铭出售房产办理公证手续均被拒绝,这使孙伟铭的房产出售后的产权过户存在不能逾越的法律障碍。所以虽然孙林将此房出售了四次,为了孙家不再经济如此艰难的状况下还要双倍承担返还定金的义务,律师不得不要求孙林四次解除出售合同。无奈之下,只有等待在一审中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由法院帮助解决因孙伟铭羁押而不能办理房产过户的法律障碍,殊不知,一审刑事案件开庭后,受害人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所以直至一审判决,孙林赔偿受害人的总额仍只有114000元。而孙伟铭的房产,则早已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冻结,孙林即使想靠出售孙伟铭的房产来替儿赔偿以减轻其罪过,也是无能为力了。一审判决后,受害人向锦江法院提起了民事赔偿之诉,双方多次协商,最终确定除去已先行支付的114000元,另行支付各类赔偿金共计100万元人民币,这个数额,虽是受害人考虑了孙家家境后作出的最终让步,但对于靠工资度日的孙林一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孙伟铭价值20多万的车已完全报废,其按揭房除去银行的贷款,净值也只有35万余元,另外的几十万怎么筹集?这是摆在孙家人面前难以解决的难题!为此,孙林奔走于成渝两地,四处向亲朋好友求情借钱,并将自己唯一的财产---位于重庆的一套住房抵押出去。至2009年8月17日,当双方在锦江法院再次组织调解时,孙林几乎被最后未凑齐的117000元彻底压垮了,他感觉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去筹集这个资金缺口了!但是,父亲的责任使他咬咬牙,又挺起身来,继续奔波在成渝两地的筹款路上。由于连气带累,坚强的孙林生病了,不幸患了膀胱癌,并在二审开庭前夕被推进了手术室。孙林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他从孙伟铭发案以来,一直竭尽全力替儿赎罪,用超出常人想象的全部努力救赎儿子,他这种为求心安而搏击命运的无助和无奈,他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心力交瘁至病魔缠身,足可感动上天,他向世人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父爱!正如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所言:父爱当如“林”!
    我为韩常进的博大胸怀而感动
    韩常进,是孙伟铭车祸案中伤者代玉秀之夫,成都 市一位普通的眼镜行工人。他的妻子代玉秀是这次车祸的唯一幸存者,身上数处受伤,生活起居不能自理;而遇难的两对夫妻,均为韩常进的亲密毛小,作为受害者家属,他对孙伟铭更是气愤有加。但孙林竭尽全力替儿赎罪的行为,使同为人父的韩常进心软了,他深知“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的全部内涵。所以,当一审判决孙伟铭死刑时,他对媒体表示,应给孙伟铭一个机会;当孙林被未筹齐的117000元压垮时,他主动提出,孙林尚差的这117000元算在其妻代玉秀的赔偿额下,交款日可向后宽限;当重庆一位爱心人士给代玉秀捐款6000元治病时,他主动将此款捐给了一位烫伤住院的小孩子;当孙林被查处患膀胱癌住院治疗时,他又主动向孙林捎去600元以示慰藉。作为受害人家属,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韩常进能摒弃孙伟铭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的仇恨和怨气,将自己博大的爱无私地施予曾经严重伤害了自己和自己至爱的人,他的身上凝聚了中华民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善良品质,他也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他是真正的男子汉!
    我为锦江法院法官化解社会矛盾的努力而感动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作为孙伟铭案民事赔偿的一审法院,履行了排解双方争端,化解社会矛盾的重要职责。一审后,由于受害人只获得114000元的赔偿,且与孙林数次商议无果,受害人家属心中对孙林充满了怨气。承办法官多次组织双方调解,一方面十分同情受害人家属的不幸遭遇,用春风化雨的方式耐心地化解他们与孙家的矛盾;另一方面帮助孙家排解赔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法律碍障。并积极与成都市看守所取得联系,破开荒地将公证人员带到看守所内,为孙伟铭办理了出售房屋、车辆及证明孙伟铭未婚的公证授权委托书,终于解决了孙伟铭财产出售后产权过户的法律障碍。还主动与成都市高新法院、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协调,解决了孙伟铭房屋被三个法院查封解冻的问题。正是锦江法院法官的努力工作,最终化解了双方的隔阂和矛盾,使孙伟铭人身损害民事赔偿案件得以顺利解决,使双方当事人均感受到了法律的公正和法官人性化办案的温暧!
    我为成渝两地关心孙伟铭案且向孙林伸出援手的市民而感动
    在孙林为赔偿筹集款项四处奔走之时,成渝两地有无数关心此案的人也在关心着孙林赔偿款筹集的进展情况,事情的发展至2009年8月17日因孙林无法筹足最后的117000元而束手无策之时,国人的悲悯底线被彻底击穿,成渝两地的市民向拯救儿子的伟大父亲孙林伸出援手,几千、一万……,他们的雪中送炭行为解救了孙林,解救了孙伟铭,也震憾我的心灵!我承办了无数的刑事案件,作为肇事方的律师,我从未见过社会上会有这么多人对肇事方给予如此的同情和帮助!这些对孙家伸出援手的人,他们是善恶分明的人,他们将孙伟铭的罪过与孙林的救赎区分得清清楚楚,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博大包容胸怀的民族!他们是一群伟大的中国人!
    作为孙伟铭的律师,我在办理孙案的过程中经常被感动。在此,我想套用著名作家柳青的一句名言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语:我的眼中为什么常常噙满泪水,因为我为我的祖国我的人民所感动!

  


版权所有: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 本站管理
蜀ICP备05001614号
电话:(028)86510148/(028)86758708  传真:(028)86510148
E-MAIL:dinglilawfirm@yeah.net dinglilawfirm@163.com